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在去往圣堂教会了解圣杯战争以后,在众人返回的途中遭遇到伊莉雅和berserker赫拉克勒斯的袭击,那位紫帽白发赤瞳的少女,伊莉雅吗?来不及多想,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冲了上来,为了保护士郎,虽然体内已无多少魔力,但是还是去迎战吧!双方展开激战。士郎作为master的情况下,使得本就已负伤的Saber的战斗力远远无法正常发挥,一开始就被强大的Berserker武力压制。Saber作为一国之主,作为名震天下的骑士王,这样的她绝不服输,而且身为从者更是无法容忍自己的master受到伤害。然而士郎从未将Saber看作一个从者,而是打心底将她视作一名需要保护的女性来看待。在Berserker即将杀死Saber的前一刻,士郎挺身而出挡在了Saber的身前,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伊莉雅看到士郎竟然被砍伤,心情十分惊讶,大脑短暂短路过后决定放过士郎。受了致命伤的士郎因为体内有切嗣给予的阿尔托莉雅的剑鞘——阿瓦隆在,因此受了伤也能快速恢复;在第二天醒来之后,远坂凛不认可士郎的做法,认为作为御主,不应该为了从者去挡刀,从者就是用来战斗的。但是士郎却持有反对意见,认为saber作为一个女孩,自己有着保护女孩子的责任。来到道场,看着坐在一旁的saber,此时她已经褪下了铠甲,穿着远坂凛赠与的衣服,那一瞬间,王的气魄,少女的气质,令所有人都为之沉迷。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1张
就在此时,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动了,来到士郎身边“master,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话说,作为master,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冒险,身为从者,战斗是我的职责,你没有必要这样做”但是士郎却在此时坚定了要保护saber的心愿,在士郎的心里,saber就是一个女孩子,值得自己保护的女孩。由于Saber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灵,无法做到完全的灵体化,因此也需要睡眠和进食,而士郎的高超厨艺正中Saber的软肋。士郎担心Saber的生活太过孤独,决定将她介绍给其他人,经常来卫宫家做客的藤村大河以及间桐樱也第一次见到了这位美丽的外国少女。因为不方便将圣杯战争的事情告知给普通人,藤村大河和间桐樱直接误会了两人的关系,甚至冬木之虎提出了要和saber进行剑术对决,结果当然是老虎输的惨不忍睹。在这期间,saber出于保护御主的决心,加上士郎作为魔术师实在不成熟,甚至直接了当地指出士郎的防御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提出要和士郎一个房间休息。而士郎当然不同意,孤男寡女怎么能在一起睡觉。同样,针对圣杯战争的态度双方也有很大的分歧;士郎认为saber如今受伤未愈,再加上魔力不足,因此saber应该尽可能规避战斗;但是saber却认为在这个时候应该主动出击,因为此时在柳洞寺的caster美狄亚正在吸收人类的灵魂来夺取魔力,而拥有着骑士道精神的saber无法容忍这样的行为,于是提出了战斗。但是saber和士郎经过了激烈的争吵,最终士郎获得了胜利。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2张
但是夜空下,saber独自一人走出来了,趁士郎熟睡之际,独自一人前往柳洞寺,但是遭遇看守寺门的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士郎作为Saber的御主,感应到Saber正处于战斗中,立刻赶到柳洞寺现场,而Saber与Assassin的战斗因为有人想要偷窥saber的宝具也不得不中止。由于士郎无法给Saber提供任何魔力,Saber只能依靠自身魔力维持在现界,经过一番战斗后再也无法强撑,倒在士郎怀里。再次醒来的saber质问士郎为何不让自己去战斗,士郎却认为saber是一个需要疼爱以及保护的女孩,在一旁的远坂凛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士郎只是不希望Saber受伤,比起自己会受伤乃至于死亡,毫不作为才是最可耻的。Saber意识到士郎的价值观与自己颇为相似,决定亲自教他剑术。第二天剑道场中,士郎被Saber轻易击败,但是仍然无数次地奋起反击。Saber最欣赏的就是不服输、不断努力的人,面对情绪低落的士郎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笑容,并称赞士郎的攻击充满了力量,士郎却红着脸不敢直视Saber。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3张
在校园里,士郎被间桐慎二欺骗,差点被rider杀死,关键时刻士郎用令咒召唤saber前来解围。但是慎二却逃脱掉了,当天,士郎和saber在城市中开始搜寻rider,但是经过一天的搜寻,两人没有任何结果。到了公园的长椅上,saber看出士郎的疲惫,让士郎枕到自己的腿上休息,经过交谈,saber对士郎的感情似乎复杂起来了。终于在晚上,两人发现了rider的踪迹,saber使出了自己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将rider击败,但是自己也因为巨大的魔力消耗而昏迷,士郎和saber互通了梦境,士郎看到了saber的部分经历,在街上思考如何让saber恢复魔力的士郎却被伊莉雅抓到了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中。清醒过来的Saber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发现士郎失踪后立即与远坂凛前去寻找。循着与御主之间的联系,Saber、远坂凛以及红Archer潜入了城堡,并找到了士郎。众人正准备逃出去,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伊莉雅的陷阱,她打算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在archer舍弃生命的掩护下,众人暂时逃离了险境,但是现在危机还未解除;远坂凛意识到如今的状况只有saber才能化险为夷。但是缺少魔力的阿尔托莉雅无法发挥全部实力,对此凛的方法就是让士郎和saber进行补魔,实现魔术回路的共通。在远坂凛的指导下,士郎与Saber成功补魔。得到了士郎的魔法回路后,Saber可以接受魔力的供给。两人的关系也在此刻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Saber终于解放出自己身为女性的一面。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4张
清晨士郎醒过来以后,看到了saber有点衣衫不整,而saber也在此时展现出了自己少女的一面,害羞的一面;之后,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击败了名为赫拉克勒斯的英雄berserker,但是士郎却没有杀伊莉雅,而是把她带回了家。后来众人从伊莉雅口中得到了新的情报,原来那个守门的Assassin并非真正意义上召唤的从者,而是由Caster召唤的伪Assassin。此时caster绑架了樱,于是众人前往Caster所在地,Saber与伪Assassin再次对决,凭借直感躲开了佐佐木小次郎的秘技燕返,并将其杀死。Caster声称要将Saber变成自己的仆人,但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突然出现,宣城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是他的东西,随即直接灭杀了Caster以及她的御主葛木宗一郎,士郎一行人趁机逃离了此处。后来saber告诉众人,吉尔伽美什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的强大,以及自己被他求婚;士郎听到此处,不由得开始心烦意乱,心烦意乱的士郎向Saber询问得到圣杯后的打算,Saber表示不会留在现界,而是会回到过去重新选定一个王,拯救过去的不列颠。士郎斥责Saber不应该活在过去而是珍惜当下,Saber说出了上一次圣杯战争的事迹,士郎得知了自己的养父卫宫切嗣正是上一届圣杯战争时Saber的御主以及两人之间的矛盾点,同时也得知一旦圣杯消失,从者也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士郎已经爱上了这位少女,想通过约会的方式来增加彼此的感情;在玩偶店,saber对一只狮子情有独钟,但是后来士郎和saber的言行令双方产生分歧。两人最后走到那座贯穿两次圣杯战争的冬木大桥上,士郎再次劝说Saber,他认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怎么无法接受也是无法改变的。她非常愤怒地反驳士郎,认为他不理解自己。士郎气愤之下抛下Saber,独自回了家。他并不是责怪Saber的固执,而是气愤自己无法帮助她,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恼恨。直到晚上,士郎突然意识到Saber还没有回家,立刻赶回冬木大桥上,发现Saber仍然站在原地,士郎态度强硬地要将她带回家。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5张
就在saber顺从地跟着士郎走的时候,遇到了早已等候再次的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看到士郎与saber的双手牵在一起,无比的恼火。双方瞬间展开了战斗,但是此时的saber完全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甚至使出了宝具,依然被打倒在地。就连士郎也被吉尔伽美什打败,即使一次次被吉尔伽美什重伤,士郎始终抱着必死的信念守护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生命攸关之际,士郎魔法回路全开,召唤出体内的剑鞘阿瓦隆,Saber将剑与剑鞘复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吉尔伽美什见势不妙立即选择撤退。那位少女,阿尔托莉雅,终于明白了士郎对自己的重要性,回到家后为了照顾士郎,于是决定亲自下厨,然而前生作为王而诞生,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家政能力的她,将砍人的诀窍用在了切菜上。士郎对Saber的倔强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靠在她的身后,抱着她的身体教她做饭,并首次对Saber告白,希望她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去考虑重新选王的问题。对于士郎的请求,Saber虽然内心挣扎,但仍然无法放弃那刻骨铭心的愿望,在一番痛苦的抉择过后,阿尔托莉雅依然选择成为士郎的从者。心灰意冷的士郎来到教会,却发现教会的监督者是Lancer的master,与此同时,发现士郎失踪的saber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感情,出去寻找士郎。言峰绮礼愉悦地将一个难题摆在Saber的面前:你是要这个圣杯,还是要这个男孩?她终于放下了一直凝聚在心头、挥之不去的执念。走自己认定的路,坚持自己的理想,尽管最终的结局仍然是毁灭,只求一个问心无愧。士郎对自己的憧憬,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过去正是士郎所向往的未来吧。
骑士王所丢弃的少女——阿尔托莉雅(saber线) 推动漫 第6张
此时吉尔伽美什再次登场,发觉一切都是阴谋的Lancer反水,掩护saber离开,但是自己却被吉尔伽美什杀死。夕阳下,二人再次交谈,这一次,saber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执念,决心毁掉圣杯。在最终决战中,面对乖离剑的压迫,士郎和saber再次使用阿瓦隆击败了对手;而saber也在士郎最后的一枚令咒下saber再次使用圣剑将圣杯劈碎。一切结束后,在阳光的照耀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再是以王的身份,而是以一名爱上了人类少年的普通少女的身份,对士郎表达了自己作为人类的爱。在少年深情的目光中,少女的身姿消散于长空之中。回到了剑栏之丘的阿尔托莉雅,在弥留之际,将湖中剑交予了圆桌骑士贝德维尔,要求他把剑归还给湖中仙女,做完这些事情以后,阿尔托莉雅微笑着闭上眼睛喃喃自语“这一次,恐怕会睡得更久一些”那位王,那位少女,在放下了执念之后,再次以一位普通少女的身份陷入沉睡。遥远的时光过后,在一处名为阿瓦隆的理想乡,那位少女望着远处缓缓走来的身影,微笑着迎了上去。此时,那位红发少年说到“我回来了,saber”“欢迎回来,士郎”在那无人打扰的世外桃源,失去少女的记忆的王终于变回了少女。

推动漫

黑暗中的那朵花——阿尔托莉雅(樱线)

2021-12-28 8:59:28

推动漫

永远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凛线)

2021-12-28 9:12: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